SR

苏吹!!!(高亮)
主红色十革
意思就是露中露和苏沙【】
瞎写破玩意儿的
主要混企鹅,门牌3199638570
老福特基本死掉,可以取关了(。)

乱七八糟

安燕
她抱住了对方,力道大的像是要把对方整个揉碎塞进她那可怜的空荡荡的胸腔。
对方赋予了她这样强烈的爱意,而自己却抽身离开,不带一丝感情。
那样激烈的情感,在她的胸膛里面燃烧着,把她本就千疮百孔的心脏烧成了灰烬。
既然早就知道要离开,为何还用渔线系着那一点渺茫的希望,用弯着的钓钩钓走她的心。
她不明白,她完全不明白。
她唯一知道的就是她所深爱的人要离开她了。
“......不要离开我好不好?”
喉咙里像是被一块尖利的石子给堵住了,每说一句话都会刮破脆弱的黏膜。“求你了...”
她把温热的血珠咽下.一点又湿又冷的东西却从她的眼眶里掉了出来。
她这一辈子还是这样低声下气地求人,而对象又是她一向善解人意的爱人。
“对不起...”她分明地听见对方哑着嗓子说道。
“对不起,阿尼娅。”
眼泪冷掉了,然后顺着她的下巴往下滴,木地板上于是绽开深褐色的花。
她胸膛里的火焰熄灭了,取而代之的是冰冷的令人喘不过气来的咸涩的海水。
那些海水甚至有进她的肺里,呛得他咳嗽起来,而且睁不开眼。
“走吧,”她推开对方,踉跄着站稳,对方想要帮着扶住她,却又被她甩开,“走啊!”她捂着脸哭了出来,——她从来没有这么失态过。
“把我的心带走吧,”她说,“把它整个儿从我的胸膛里挖出来吧,——你知道的,它曾经硬的像块石头,被你给捂热了,它才重新活了过来,它是你的了,不,它从一开始就属于你......把它带走吧,或者把它扔进垃圾桶里也好......你想怎么处置它就怎么处置它好了。它——这块该死的又冷又硬的石头,也许它根本就不该存在的......你应该把它扔进冬天的池塘里,好让它沉到粘稠黑暗的淤泥底下,变成一样恶心的,肮脏的东西好了。那么,现在,就这么做吧。”
长久的沉默,犹如闷热潮湿的空气一样令人喘不过气来,只能听见抽泣的声音。
“好吧,”她听见对方这样回复她,于是她闭上了眼等待着判决。
“我明白了,如果是这样,就把我的心脏一同埋进去,也在淤泥里闷死吧。”
她感觉到有一双手捧起她的脸,然后是唇上温软的触感。
她抓住那双手,加深了这个吻,最后把她的主人推倒在床上。
雨声掩盖了她们粗重的喘息,木板嘎吱作响着,空气中有一点霉味——许是这个夏夜的露水太重了......管他呢。
她的阴影覆上对方琥珀色的眸子,让它看上去更趋向于墨金——里头还有她的倒影。
她觉得自己实在是自私透顶,即使是一时的占有也好,就让她做场美梦也好。
她们是两株藤蔓,缠绕在一起,开出并不算浪漫的花儿。
从她们紧贴的胸脯里传来并不合拍的心跳,可是这都无所谓了。
这样也挺好,是的,挺好。
她从没想过自己也会变得像那些无聊的大人一样。
她的心里忽然生出浓重的悲哀来:可是对方总得找到与她和拍的那个,也许自己也是。
究竟是青春的冲动,还是懵懂的爱情,她已经不想去分清了,这种混乱的关系还能维持多久,她同样不清楚。
她害怕那个答案,所以只需要贪恋此时的温暖就足够了。
她又靠近了一些,好让对方的脑袋枕在她胳膊上。
嗅着淡淡的发香,她忽然觉得安心了许多。
上帝啊,希望明天晚点到来。

忘搞了,算数(。)

假装是中露 极度ooc(蹲)
“好热啊——”
俄罗斯人横七竖八的倒在沙发上,活像一只濒死的咸鱼。
“别老乱嚎,”王耀也倒在他身上“不过这天气确实是挺热的...不是说会打台风吗?”
“没吹到——”小熊哀嚎着,“这儿地理位置太好了,给绕过去了。”
“...晓梅说楼下新开了家冰激凌店,要不咱们去瞅瞅?”
“我不去——下面超热——”伊万赖在沙发上不起来。
“你还要不要冰激凌吃了?先说好冰箱里已经没有存货了。”
“那你帮我捎个过来嘛,又没关系——”
“撒娇也没用!不下去就没的吃,热死你算了!”
“要是我死了,耀不就没有男朋友啦。”
“少贫嘴...你要什么口味的?”
“就知道耀最好啦!我要草莓味儿的!”对方兴奋的差点从沙发上摔下来。
“怎么老跟小孩子似的...我出门啦,你在家里先等着...窗户我给你开了,别把自己给闷死了,知道没?”
“知道啦——”
...
“耀,怎么还没回来?”
发送。
“这边人有点多,应该快了。”
“辛苦啦,那我待会儿给你吃几口我的。”
好无聊...他又翻了个身。
还是下去看看吧。他这样想着,终于从沙发上爬了起来,走的时候还没忘了带上门。
所以说...耀到底在哪儿啊——
他有点后悔先前没跟对方一起出去了。
香樟下的阴凉地儿实在太舒服了,他坐在长椅上,快要睡着了。
马路那头突然出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他站起身来,朝着那边挥手。
“耀!你终于回来啦!”
对方左右望了望,朝他奔来,“喏,你的。”
他接过,望望对方汗湿的鬓角,有点愧疚。
“快点吃,差不多要化啦!”对方提醒他。
他又慌忙的舔去那些溢出蛋卷的粉红色的粘稠的液体,嗯...有点凉,但是很甜。
“全都弄到嘴上去啦!”对方笑的眸子都弯了,然后凑上去亲了一口。
“嗯,甜的。”
他看见对方舔舔唇角这样说道。

安燕

新文风的尝试ummm
ooc严重
她抱住了对方,力道大的像是要把对方整个揉碎塞进她那可怜的空荡荡的胸腔。
对方赋予了她这样强烈的爱意,而自己却抽身离开,不带一丝感情。
那样激烈的情感,在她的胸膛里面燃烧着,把她本就千疮百孔的心脏烧成了灰烬。
既然早就知道要离开,为何还用渔线系着那一点渺茫的希望,用弯着的钓钩钓走她的心。
她不明白,她完全不明白。
她唯一知道的就是她所深爱的人要离开她了。
“......”不要离开我好不好?”
喉咙里像是被一块尖利的石子给堵住了,每说一句话都会刮破脆弱的黏膜。“求你了...”
她把温热的血珠咽下.一点又湿又冷的东西却从她的眼眶里掉了出来。
她这一辈子还是这样低声下气地求人,而对象又是她一向善解人意的爱人。
“对不起...”她分明地听见对方哑着嗓子说道。
“对不起,阿尼娅。”
眼泪冷掉了,然后顺着她的下巴往下滴,木地板上于是绽开深褐色的花。
她胸膛里的火焰熄灭了,取而代之的是冰冷的令人喘不过气来的咸涩的海水。
那些海水甚至有进她的肺里,呛得他咳嗽起来,而且睁不开眼。
“走吧,”她推开对方,踉跄着站稳,对方想要帮着扶住她,却又被她甩开,“走啊!”她捂着脸哭了出来,——她从来没有这么失态过。
“把我的心带走吧,”她说,“把它整个儿从我的胸膛里挖出来吧,——你知道的,它曾经硬的像块石头,被你给捂热了,它才重新活了过来,它是你的了,不,它从一开始就属于你......把它带走吧,或者把它扔进垃圾桶里也好......你想怎么处置它就怎么处置它好了。它——这块该死的又冷又硬的石头,也许它根本就不该存在的......你应该把它扔进冬天的池塘里,好让它沉到粘稠黑暗的淤泥底下,变成一样恶心的,肮脏的东西好了。那么,现在,就这么做吧。”
长久的沉默,犹如闷热潮湿的空气一样令人喘不过气来,只能听见抽泣的声音。
“好吧,”她听见对方这样回复她,于是她闭上了眼等待着判决。
“我明白了,如果是这样,就把我的心脏一同埋进去,也在淤泥里闷死吧。”
她感觉到有一双手捧起她的脸,然后是唇上温软的触感。
她抓住那双手,加深了这个吻,最后把她的主人推倒在床上。
雨声掩盖了她们粗重的喘息,木板嘎吱作响着,空气中有一点霉味——许是这个夏夜的露水太重了......管他呢。
她的阴影覆上对方琥珀色的眸子,让它看上去更趋向于墨金——里头还有她的倒影。
她觉得自己实在是自私透顶,即使是一时的占有也好,就让她做场美梦也好。
她们是两株藤蔓,缠绕在一起,开出并不算浪漫的花儿。
从她们紧贴的胸脯里传来并不合拍的心跳,可是这都无所谓了。
这样也挺好,是的,挺好。
她从没想过自己也会变得像那些无聊的大人一样。
她的心里忽然生出浓重的悲哀来:可是对方总得找到与她和拍的那个,也许自己也是。
究竟是青春的冲动,还是懵懂的爱情,她已经不想去分清了,这种混乱的关系还能维持多久,她同样不清楚。
她害怕那个答案,所以只需要贪恋此时的温暖就足够了。
她又靠近了一些,好让对方的脑袋枕在她胳膊上。
嗅着淡淡的发香,她忽然觉得安心了许多。
上帝啊,希望明天晚点到来。

雪孩子

ooc严重 傻白甜 幼年红色组有
cp露中   隐藏安燕大概()
他是一个雪孩子。
这是他在“出生”时就知道了的。
至于它的来历,大概是某个冬季里堆得高些的雪堆吧。
他甚至记不清自己是在什么时候诞生的了。
他只知道每年的春天的来临前他必须得躲进黑暗的洞穴里以免被日光灼伤。
在今年的冬天他又重新苏醒了——于他而言,春天到冬天只是一眨眼的事情。
他冲出洞穴,赤着脚跑在雪地上,张开双臂拥抱纷飞的雪花。
风卷起了围巾,一点冰冷的雪的碎屑飘进了他的脖子里,他也不以为意。
——要知道,经历了九个月的孤寂的休眠之后,他重新醒来并可以亲吻雪花了,他是多么快活啊!
可是好像还有哪里不一样。
雪地里传来几声异样的声响,他趴在地上,耳朵挨着厚厚的积雪,好判断那种奇怪的声音从何而来。
他终于发现了,那是一个年轻极了的人类的子裔。
说实话,要不是对方那一头鸦色的长发在雪中实在是太明显,他兴许差点找不到对方。
他犹豫了一下,终是拽着对方的衣角小心翼翼的把对方拖回了洞穴。
这个人和他是不一样的。他这样想,拉了拉围巾,上面还有像是被灼烧过的,熔化之后又凝固了的疤痕。
那是因为刚刚对方的手抓住了它。如果他去触碰对方,他敢肯定自己也比围巾好不了多少。
他坐了下来,抱着膝盖歪过了脑袋望着对方的睡颜。
然后他清楚的看见地方的嘴唇翕动了一下,吐出一点模糊不清的字句,似乎是在重复同一个单词。
他凑近了对方去听清那些字句。
对方忽然翻过了身,蹙紧了眉,这一次总算是清楚了。
“水...”
他慌乱的寻了些洁净的雪水喂给对方,胸腔中有什么东西在轻轻敲击他的身体,那是从未有过的新奇的感觉。
刚刚对方的唇堪堪擦过他的脸颊,有些暖。
他甩了甩头,抛开那些胡思乱想。
太糟糕了。他想。
他埋头帮对方挪了挪位子,好让他晒着太阳。
正当他转头的空隙,对方恰好醒了。
“你是谁?”对方眨眨琥珀色的眸子,里面有细碎的金色光点在闪动。
我是谁?自从姐姐走了之后,他已经有好久没有被问过这个问题了。他想了有一会儿,依稀记起奶金色长发的少女是怎样称呼他的,这才说道:“我叫伊万。”
“我叫王耀,是你救了我吗?”少年坐了起来,向他伸出手,却被他闪开了。
对方不无尴尬的清了清嗓子,“你不喜欢别人碰你,是吗?”
“你是住在这儿的吗?这样说的话...你有见过雪孩子吗?”
他身形顿了一顿,“我就是,那么,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呢?”他的神色变得冰冷起来,“是想捕获我卖给那些贪婪的人还是...”
对方兴冲冲的打断了他,“那太好了!我这次就是特地过来找你玩的!”
他有些诧异,他从来没有遇见过这样的情况。
这些年来也并不是没有人来找他,但至少大多数都不是什么好货色。因为这个他的脖子上还落下了旧伤。
可是这个人不一样。
他能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出少年并没有撒谎,反倒是他有些心虚的偏过了头。
那对眸子太干净了,他为自己那些龌龊的揣测而羞愧。
“为什么?”他忍不住追问了一句。
“因为我喜欢你啊!”少年张开了双臂比划着,“有这——么喜欢你!我甚至想给你一个大大的拥抱!”
他更是从来没有遇见这样直白的感情。
“为什么?我们相遇才一小时三十二分钟。”
他有些疑惑的问道。
“难道感情还要用相识的时间来衡量吗?”
对方毫不犹豫的反问。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
他一时竟想不出什么更好的话语来反驳。
对方见驳倒了他,开心的弯起了眸子,很好看。
他不知该做些什么,于是便又匆匆忙忙的出去寻些枯叶或是弃枝来生火。
黑夜就要来临了,天色渐渐阴沉下来,一点点零星的发白的光亮镶在深蓝色的夜幕上。
对方已经在那里等候多时了。
“耀?”他试探性的唤了一声,半倚在石壁上的人似乎动了动身子,这才慢慢苏醒,踉跄着扶着石壁站起身来。
“唔,伊万?抱歉我太累了就睡了一会儿...”
“没关系。”他不知为何揉了揉对方鸦色的长发。
手感真好。
对方没有在意他的举动,而是兴致勃勃的发问:“我可以帮你一起生火吗?”
他于是手把手的教对方如何钻木取火。
“像原始人一样!酷毙了!”当对方终于制造出一簇小小的火苗的时候,甚至兴奋的有些手足无措,像孩子第一次吃到冰激凌一般。
火光照亮了黑夜,他紧盯着对方被烧热的空气阻隔着的,在跳动的火焰上浮动的脸。
他感觉脸颊都染上几分热意,于是又稍稍往后退了些。
他和对方是不一样的,甚至完全相反,他有些沮丧的想。
对方没有热量便容易冻僵死去,而过多的热量会使他自己融成一摊雪水。
对方可不会像他那样想这么多,迷迷糊糊的又睡着了。
...
为了应付日后长久的时光,他把自己所知道的,关于冬天和森林的故事都讲给对方听。
他们去寻找松鼠秋天埋藏在土里的松果,学着和麋鹿做朋友。
日子过的太快活了,以至于他忘记了对方的身份是个人类,是迟早要离开他的。
...
他早该感到不对劲的。
那天早晨对方醒的很早,还带着一点焦虑不安。要不是靴子踩在干枯的落叶上发出一点窸窸窣窣的响声,他兴许就仍处在睡梦之中让对方跑掉了。
“你要去哪?”他艰难的开口,唇咬的泛白。
“我...我就想出去看看...”对方把手背在身后,受惊般的低垂着头。
“你在撒谎,”他毫不留情的拆穿了对方,“你骗人的时候喜欢绞着手指。”
对方看起来更加不安了,很久之后才再次出声:“我听见了...”
“什么?”他不屈不饶的追问,即使答案已经呼之欲出。
“我听见她喊我了,”对方掺着点哭腔说道,“她来找我了。”
他想说不行,也想抓住对方,可他只是无力的垂下了头。
“...你走吧。”他知道自己不能这样把对方留在自己身边一辈子的,“走了之后,就不必回来了。”
对方看起来像是快要哭出来了,随即望了望他的眼睛,还伸出了手,可他只是摇了摇头。
对方最终还是跑开了,消失在了他的视线里。
他的喉咙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他有点想哭,可是泪腺里没有眼泪,他太冷了。
他沿着脚印去寻找对方,近了,更近了。
他躲在树后,看着对方和另一个女孩子拥抱在一起。
那种感情是他失去了许久,又渴望了许久的,血脉之中延续的情感。
他想起了她的姐姐,她现在怎么样了?还活着吗?
他无法插足那样美好的感情,也没有资格要求对方留在他身边。
他突然想要离开这里,他甚至忘记了他为什么会跟上来,这真是个愚蠢透顶的决定。他想。
他于是转过身往回走去,准备离开这儿。
“万涅奇卡,”对方突然喊了一声,“我看见你了。”
他停住了脚步,背对着对方,不想让他看见自己哭出来的样子。
他深吸了一口气,对着年长些的女孩子发问:“我可以和耀单独谈会儿吗?”
女孩红着眼圈背过身去。
他揉揉眼睛,“听着,”他说,“我知道我是一个很自私的人,总想让你陪着我,哪儿也不去。但是你必须得回去,我不能让你和她变成下一个我和姐姐,所以,现在,给我一个拥抱吧,就像当初你想对我做的那样。”
他张开了双臂,声音在寒风中发抖:“也许我会融化,变得什么也不是吧?但是尽管这样,我还是想拥抱你,比起被春日的阳光融成一堆不知算是什么都东西,我更愿意死在你的怀里啊。”
对方也哭了。
少年用力的拥抱他,好像这样他就能感受到更多的温暖一样。意外的是,他并没有感受到应该有的灼烧般的疼痛,而是温热。
一些微烫的液体滴落在他脸上。
“别哭呀,耀。”他觉得眼皮沉甸甸的,几乎要看不清了,只好凭着感觉揩掉对方的眼泪。
“其实啊,我最喜欢看你笑的样子啦,所以,笑一个吧,像刚见面那样。”
他的身体软了下去,还在并且往下塌,死亡就是这样吗?他想。
“那,给我一个吻,总可以吧。”他的声音也渐渐弱下去了。
吻是那样急切而又突然的印在他的颊上。
软软的,有些热,还有点潮乎乎的...不,也许是他自己正在变得湿哒哒的了的缘故。
“现在只剩下最后一件事了。”这时候对方几乎已经要抱不住他了。
“其实啊,我也喜欢你。”声音很微弱,却意外的清晰。
接着对方的唇上也覆上一阵凉意。
“小鬼,最后教你怎么接吻吧。”
对方这回是完全消失不见了。
少年呆呆的站着,衣服上染开大片的深色的水迹,然后又被初春的阳光晒的干透。
“该走了,耀。”大些的女孩子拉着少年的手离开了这片森林。
女孩子想起自己曾经很小的时候也喜欢过另一个雪孩子,也是一样的铂金色的,柔软的头发和紫罗兰色的眼睛。她们也曾在星空下发誓要做最好的朋友...什么时候,自己把她给忘了呢?
“都过去了...”她像是叹息一般,不知说给自己还是少年听,又或许,说与风听。

狼人露x吸血鬼耀:D
很短,似乎是糖
事情的起因是我又翻了翻便签(闭嘴)
“怎么了?”他喘着气,“这时候下手可以轻易杀死我——至少对你而言是如此,不是吗?”
对方没有动作,只是直视着他的眼睛。
被那样专注和漂亮的眼睛注视着,他不知为何有些心虚的偏了偏头躲闪了过去。
“把那个纯银的匕首抵在我的胸口,这一切都可以结束了。”
似乎终于是等得有些不耐烦了,他又再次开口,语气淡的像是在谈论家常。
对方似乎是听信了他的话,弯下腰捡起了匕首。
他阖上了眼皮,准备迎接心脏被刺穿,腐蚀的痛苦。
出乎意料的是,对方把它狠狠地抛向了远处。阳光下银光划过一道弧线,然后消失在了草丛里。
“听着,”对方终于开了口,“我对怎么把您弄死可没兴趣,王耀先生。比起这个,我觉得你可以再仔细想想您十年前在森林里把一个小家伙怎么了?”
他突然怔住了,似乎...是有那么一回事来着?
“记起来了?”对方带着嘲弄的语气说道。
“...万涅奇卡?好久不见。”
他不知该如何开口,他该怎么解释当年那件事呢?
对方并没有做出回答——或者说,用行动回应了。
对方贴近了他,近的他可以清晰的感受到对方柔软的铂金色短发磨蹭过他的面颊,有些痒。
随之而来的是一个凉凉的,柔软的物体抵上了他的唇。
他无法描述,那是一种比噬咬猎物要温柔的多,但又绝对算不上温和的方式。
尽管他不想承认——也许那可以勉强算是一个略显霸道的吻。
“怎么?”他粗暴的拭去唇上的水迹,强作镇定的问道,“这是你们狼人迎接故交的方式?”
“不,”对方看上去心情好极了,“这是作为一名普通人类面对久别重逢的恋人的方式。”
糟糕,他可能中计了。

刚刚翻便签发现的(误)
cp红色组女体大概()
私设的眼镜安娅!眼镜超级帅气bushi
她坐在咖啡馆内,望着窗外阴沉的夜色,有些恍惚。
雨还没有停,水顺着玻璃窗歪歪扭扭的蜿蜒下来,像是蜗牛爬过留下的黏液。
她出神的望着一条新鲜的水痕——一大滴雨珠摇摇欲坠。
最终它还是滚落下来,像其他雨一样,爬过窗户,在边缘消失不见了。
她似乎瞥见了一抹红色,于是下意识的向那边望去。
那是一把伞。
不是那种街上随处可见的一按即开的自动伞,而是木质的,涂了熟桐油的油纸伞。
她隔着雨帘似乎都能嗅见那股熟悉的香气。
她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要凝固了——
为了看清那把伞的主人,她快速的站起身来,还险些把椅子弄倒。
椅子腿和木地板摩擦,发出刺耳的尖叫,周围的客人们不禁皱着眉头纷纷侧目。
她低声道了歉,然后叫服务员结账。
她甚至不记得自己是怎样失态的冲出店门的。
是她,不会错的。就算只有一张侧颜她也能轻易认出对方,更何况是那么明显的标志...
雨下的很大,她瞬间淋了个透湿,她无暇顾及——她只在意对方的去处。
灰白的天空惨淡着,唯独缺了那一簇燃烧的红色。
铂金色的长发黯淡下来,失去了光泽,镜片上也满布着是透明的雨痕。
她颓然坐在公园的长凳上,摘下了不知从何时起一直架在她鼻梁上的眼镜。
当然,是平光的。
为什么要一直戴着呢?明明对方早就已经离开了啊...
燕子曾经说过她的眼睛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像夏夜的星空,深邃又明亮。不过要是别人看到她会嫉妒的。
她半开玩笑的说道那我只给你一个人看,然后就买了一副黑框眼镜。
其实她的眸子一直都很好看,不管有没有眼镜。
但是她就是愿意陪对方玩玩这些小把戏。
直到她失去了对方。
为什么还要戴着呢?为什么还是放不下呢?
她问自己。
她不愿去想,也不想深究。
她恐惧而又渴望得到答案。
她笑,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她们之间欠的只有三个字,却一直无法开口。
正想着,雨却小了。
不,更确切的说,是有人替她挡住了雨。
她僵住了,甚至不敢抬头去看那个人的脸。
答案早已心知肚明。
“这位小姐,你还好吧?”对方率先开口。
她还有些晃神,“...没事。”
“不过,燕...”她不经意望见了对方的眼睛,把后半句话硬生生的咽了下去。
“嗯?”对方疑惑的反问“不过什么?”
“...没什么,只是想起了一位故人。”她叹了一口气,对方是真的不记得自己了。
“也罢,这东西就送你了吧。”她从口袋里拿出一个银色的铃铛,熟练的把它串在对方腕上的红线上。
“...权当报答避雨之恩。”她的喉咙有些发涩,右手攥紧了眼镜,甚至用力到指节发白——像是要直接捏碎它。
幸而对方没有拒绝这理由蹩脚至极的礼物。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一定很喜欢它吧。花纹都有些磨平了,它却还没有生锈。”
“是吗,”她勉强勾了勾唇角,喃喃自语:“可是,需要它的人,已经不在了啊...”
夏季是多雨的,雨声足以掩盖起所有旧忆。
而往事,不过故梦一场。

瞎糊的表情包
最后一p是动图
因为斯乔帕的皇冠不会画就没画了(什么)
抱图随意√
娱乐用

尝试傻白甜
风灵耀(?)x子露
ooc到天际请打死我(:3▓▒
他透过橱窗望见了一双明亮的眼睛。
该怎样形容呢?那是一种比蜂蜜的要深些,但没那么浓稠的颜色。
对方似乎也同样望见了他,停下了手中的活计,蹲下来把脸贴在橱窗的那一边。
他这才发现自己不知何时把脸给贴在了橱窗上,他们俩恰好隔着一块玻璃板,鼻尖挨着鼻尖,他甚至可以清楚的数出对方的睫毛。
对方忽的笑了,那对好看的眸子弯了起来,唇角微微向上勾起,笑得温柔又美好。
他看得有些呆了,只是怔怔的盯着对方瞧。
过了一会儿,对方似乎想起了什么,直起身来离开了。
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里有些空落落的。
只是为了那些糖果罢了,他这样想着,盯着橱窗里五颜六色的糖果出神,艰难的咽了口口水。
“嘿,小家伙,进来吧!”门忽然被推开了,是他。
他鬼使神差的朝对方的方向走了过去。
对方的身上有股说不出来的香气,非要用什么来描述的话,是陈皮糖的味道。
店铺里弥漫的则是一种甜腻的糖果气息,甜丝丝的,好像连空气中都漂浮着絮状的棉花糖。
对方从那个透明的,诱人的柜子里取出一块巧克力。
“草莓味儿的唷。”对方那么说着,用指尖掂着它,把深棕色的糖果送进他的嘴里。
真的,巧克力很快在舌面上融化,草莓果酱被包裹在其中,甜而不腻。
“很甜吧?”对方带着点骄傲的语气问道。
他这才回过神来,巧克力使他一时无法开口,他于是重重的点了点头。
对方揉了揉他柔软的发顶,看起来似乎很满意这样的夸奖。
“喜欢什么种类的糖果?”对方的声线很清亮,像掺了蜂蜜还加了冰的柠檬水一样。
他犹豫了一下,指指那个盛着水果糖的玻璃柜子。
对方把他抱了起来,他只觉得胸口处有什么东西在砰砰的乱跳,想是要逃出胸腔之外一样 。
太近了,他想,近到可以清晰的修剪对方鸦色长发间薄荷味儿的香气。
“梅子味的,喜欢吗?”
他只觉得有什么酸酸凉凉的物体抵在了舌尖上,来不及反应,唾液已经早一步快速的分泌了出来,姗姗来迟的甜味直到最后才被尝出。
他把脑袋埋在对方的脖颈里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是梦吗?
微凉的触感让他的神智稍稍提醒。
...那真是太好了。
对方笑出了声,“好痒。”
“你真是个奇怪的孩子,”对方这么说着,打开了一个精致的木匣子,“要来点甘草糖吗?”
还未等他开口,对方就不由分说的抓了一把糖放进他的兜里。
“本店专门为可爱的顾客们供应的哦。”
他往嘴里塞了点甘草糖,然后小心翼翼的把唇贴在了对方的脸上。
那可以说是一个吻,一个生涩的,带着几分说不清的情绪的,来自一个孩子的吻。
对方并没有拒绝,不过看起来更像是被他突然的动作吓到了。
在他松口后,对方看着他涨得通红的耳朵尖笑着问道:“要来点橘子汽水吗,万涅奇卡?”
他并不惊讶对方知道自己的名字,今天发生的怪事太多了。
所以他只是点了点头,问道:“你是?”
“我叫王耀。”对方说着,一边递给他一个玻璃瓶子,里面灌满了橘子汽水,瓶壁上已凝了一片水雾来,透明的气泡快速的上升,最后在水面爆裂,消失。
他接过了汽水,咬着吸管啜饮着瓶中的液体。
对方抬起手腕看了看表,带着几分歉意“抱歉,我可能”
“去哪儿?”他追问到。
对方歪头思考了一下,“唔...去天使们住的地方。”
“还会回来吗?”他的声音发着颤。
“这个我可说不准,不会总会回来看你的。”对方悄悄的把最后一个吧咽进喉咙里。
“说好了的。”他努力把在眼眶里打着转的那些咸涩的液体收回去。
“嗯,说好了的,不会变的。”对方的声音变得轻飘飘的,和他勾在一起的小指也逐渐变的透明起来。
他就这样盯着对方,一些热热的液体低落下来,在布料上蜿蜒出大片大片的花纹。
“别哭呀...”对方有些无措的用几乎完全透明的指尖揩他的眼泪。
“有风的时候就是我在你身边,好吗?”
这会儿他已经哭的不成样子,用力的拿袖子擦着不断涌出的液体。
“耀!”他伸出手想要抓住对方,可是却落空了。
玻璃瓶子摔在地上,变作了细细的,薄薄的小冰片,在阳光下发着亮,很好看。
那家店也消失了。
风把一些淡淡的柠檬的味道送到他的鼻尖。
他从口袋里取出一块甘草糖塞进嘴里。
有点涩。不像是他第一次吃时的味道。
那是眼泪的味道,是他的那个吻的味道。
他吸了吸鼻子,把糖纸整整齐齐的叠好放在右边的口袋里。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是风的味道。
是他的味道。



开放性结局啦xd
顺便我也不知道梅子糖和甘草糖是啥味xxx
有bug请指出谢谢!

关爱异色女体,人人有责(ntm

大概是柳雁的糖bu  (异色安燕是叫这个吧x)
没头没尾的段子大概() 
ooc有
一开门,她就嗅见一股浓烈的酒气。
“又喝多了?”她皱了皱眉,扶住了身形明显不稳的对方。
“雁子...我要雁子...”对方迷迷糊糊的抱着她把脑袋往她怀里拱。
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耳畔,弄的她耳根子那一片痒酥酥的。
她缩了缩脖子——完全是下意识的反应。
可是对方却反倒不满意了,于是把自己的重量几乎全部压在她的身上,胡乱的用柔软的唇吻她的脸。
“喂,”她喊,“再胡闹下去我可要生气啦!”
对方并没有理会,或者说对方很清楚她并不会真的生气——至少是对自己。
这下她才反应过来了,对方根本就没醉!
“柳德米拉!再装下去我就把你丢在走廊里!”
她松了手,对方一下子失去了支撑,摇摇晃晃的往地上倒去,发出不小的闷响。
她怀疑是不是自己太多虑了,或许对方确实是醉了,而自己却把她丢在走廊里...
这样想着,她凑近去观察对方的面容——那确实是再恬静不过的睡颜了。
她的心里浮现出些许愧疚来,对方是真的醉了,而自己却这么对她...
接着,一股强大的力道迫使她倒在了对方身上。
有那么两秒钟的功夫,她们双唇相贴,谁都没有先做出任何动作。
然后,对方睁开了眼,小心翼翼的用舌尖描绘她美好的唇形。
她像是突然反应过来了一般,恶狠狠的发动进攻。
她能清晰的感受到对方紧贴着她的胸脯里传来的心跳声。
她们大概是吻了有一会儿,因此双方在松口时都忍不住喘息起来。
她盯着对方狡黠的猩红色眸子,对方调皮的冲她眨了眨眼。
——“够了,快回去睡觉,像这样躺在地上像什么样子...”她直起身,朝对方伸出了手。
对方拉着她的手站了起来,俯身再她手背上落下一吻。
“遵命,雁子小姐。”
她别过脸去不去看笑的开心的对方,殊不知出卖了红成一片的耳根。
“笨蛋。”